• 28444香港最现场直播,六合宝库开奖结果现场
  • 减员99%他们是侵略者压不倒的中国魂

    发布日期:2022-03-23 11:32   来源:未知   阅读:

      上周六血钻给大家推送了抗日英雄杨靖宇的故事,读者评论反响热烈。其实东北抗联的故事是抗战史里大众较为忽视的部分。一方面抗联活动集中在东北地区有地域局限性,另一方面抗联毕竟不是正面战场,许多人一听游击战,兴味一下就少了一大半。

      头几年官方对于抗战的历史的定义,从1937年往前拉伸到了1931年九一八事变。八年抗战变成十四年抗战,局部抗战这6年绝大多数都是抗联和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历史。

      比较扎心的一点是,多出这6年在许多人的眼里只是让抗战史显得比他国的二战史更加沉重而已,而东北抗日的将士在敌后到底是在如何艰苦的环境下坚持了九年,又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其实鲜为人知。

      令我欣慰的一点是,这段艰难的历史依然没有人忘记,最近有部红色之路探险体验纪录片《勇敢者的征程》正在播出。片子第三集邀请到了青年演员窦骁和新西兰探险家乔西·詹姆斯,尝试让现代人重走杨靖宇在南满抗日时走过的路。

      首先要明确的一个点是,东北人民绝对不是毫无反抗就将自己的土地让给了日本人。1931年到1940年9年间,东北一直都有成建制的抗日武装。早期甚至有抗日义勇军、东北人民革命军、农民暴动武装多达几十股抗日力量。36年2月,他们团结在抗日统一战线下,成立了东北抗日联军。

      和许多人的固有观念不同,东北的抗日力量一度是相当强的。有多强?强到可以从日本人手里一连拿下好几个县城的程度。32年的时候,东北抗日义勇军有超过50万的兵力。仅33年一年就消灭了约4万日军1万余伪军。

      局部抗战说的只是地域上限在东北“局部”,早期战争的规模和形态依然是阵地战为主。如今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描写的正是这个场面。

      1932年10月义勇军千余人分五路攻打宁安县城。是夜战斗打响,各路攻城部队按预定计划向城内挺进。抗联元老之一的周保中作为前线指挥,同时指挥指挥两路人马。

      当战斗进入相持阶段时,周保中当机立断,组织了一支敢死队,带着300直接上了前线。对于义勇军的指挥员来说,这是战争的常态。奋勇冲杀下,将士们破城而入。刚刚攻进城内,一颗流弹击中了周保中的左小腿,他觉得左腿疼痛,用手一摸,是黏糊糊的血液,才知道自己负伤。

      为了不影响部下的情绪,他没有声张,继续跛着脚跟随队伍前进。指挥官的身先士卒,让战士们似下山猛虎,直杀得日寇丢刀弃枪,狼狈败退。眼看残敌被打得所剩无几缴枪投降,他一下倒卧在地上,大家才发现他受伤了。

      几个战士把周保中背起来,送到指挥部去治伤,子弹已卡在腿骨上,不动手术腿肯定保不住。县城里缺医少药,义勇军的补给也不充足。有的同志劝他说:“这没有大夫,也没有药品和器械,没法取子弹,最好还是送你去城市里的大医院吧。”周保中不愿离开前线:“不是要做手术吗?那就干脆点,用刀子挖,拿钳子夹,我受得了!”

      见周保中如此坚持,军医只好到附近老百姓家里找来一把老虎钳和一些干净布。老虎钳太大,弹头又被肌肉紧紧卡住,钳子伸不进去,周保中又让军医用匕首将伤口扩大以方便用老虎钳进行手术。

      当用匕首割肌肉时,周保中痛得脸色煞白,他管战士那里要来一支烟,一边点燃一边说:“我能扛得住,你大胆地割吧。”

      当军医将子弹从周保中的身体中取出时,又用刀子处理好伤口。周保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来,他却不叫一声疼,周围的战士见一个个都被惊得目瞪口呆,有的小战士吓得落泪。

      亲历过那个场景的战士后来回忆说:关云长刮骨疗毒是名医华佗给做的手术,我们的参谋长是由不懂医道的‘二百五’大夫给做的手术。我的参谋长是胜过关云长的。

      但是这种夺下县城级别的战斗没有持续多久。1935年开始,伪满势力仗着日本撑腰,扫荡了大片的城镇。也有不少战士放弃了斗争,放下武器当了伪满的“顺民”。只能说在民族主义尚未觉醒的年代,爱国是奢侈品而非必需品。

      到1935年左右归入东北抗日革命游击队只剩下11支队伍3万余人。所以武装斗争的形式,被自发的变成了游击战。

      当时东北的农业人口和农业生产都较为集中,军队想要以险固守不现实。山区根本没有充足的补给。孤立无援的游击战难以建立根据地,需要以游击战的形式获取必要的补给。

      翻看杨靖宇带领第一军的战斗历程,能找到不少《亮剑》里李云龙的既视感,打的就是以战养战,绝对不会吃亏。

      1935年7月,杨靖宇打算集中主力打柳河县城。部队正要开始向柳河进攻,伪满部队发觉了我方的部署,赶快从三源浦往柳河增兵。杨靖宇马上开始围点打援,留一支小部队佯攻柳河,把主力迅速埋伏在敌军必经之路上,歼灭了200 多人。

      10 月,杨靖宇得到情报,伪满一个中队,押解着 40 辆大车,从柳河大孤山往八道江送棉衣。杨靖宇亲自带队在旱丛岭设伏,歼灭押车中队,截下了全部大车。

      12 月下旬,杨靖宇率部向山区转移途中,在宽甸县袭击日军由安东去桓仁的汽车,截获面粉40袋、白糖300斤、鱼100斤、面粉制品100斤,全部用马驮走。

      靠着这样神出鬼没的战斗,第一军人数越打越多,部队超过80%装备的都是日军的三八式步枪。不同于东北的“胡子”劫完东西就固守山上。抗日武装是为了打击日伪有生力量,所以游击区域跨越南满各地,根据季节和部队情况,甚至会发动全歼敌军主力团级别的大作战。

      搞得日本人只能抽调十倍的兵力疲于奔命。驻扎在当地的日本兵对杨靖宇恨之入骨,把杨靖宇和他的队伍称为“满洲之癌”,形容他们队伍扩散极快,难以对付。

      对于游击战,杨靖宇有自己的理解。他总是在开会时说:老早给大家说过,咱们打“四不打”。第一,地形不利不打;第二,不击中敌人要害、不缴获武器不打;第三,要我们付出很大的代价不打;第四,当地人民损害大不打。

      但是以战养战终究还是难以挨过9年的苦战。东北抗战局势如此艰难,关内别说物资支援了,怎么连声援的都不多呢?

      说来真的可笑,当时关内的民众甚至都不知道东北还有人打仗。作为敌国的日本人比中国人更清楚抗联战士的英勇事迹。

      抗联的同志们不是没有想过求援,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蒋委员长都是不准大家抗日的,甚至都不能谈抗日,白山黑水间英雄们英勇抗日的行为,在当时政府的眼里算是“违法抗日”。

      1933年,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一军军长邓文,曾向寻求援助,结果蒋介石告诉经办官员:“不可末于无定,分心他务,致碍正务也。”

      在国民政府眼里,抗日是不务正业。不是正业自然不能宣传。蒋介石怕日本怕到了连“日本”的“日”字都不让人提,以至于当时的报纸上出现了一个极度可笑的情况:所有和抗日有关的“日”都被改成了“X”,满大街报纸写的都是“抗X”。有骨气到甚至不看洋人脸色,洋媒体敢提抗日照封不误!

      老蒋指望不上,还得指望自己。关外的抗日将士会根据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老百姓的需求撰写抗日标语和传单。有时候甚至会出现远超预料的效果。

      1933年春,周保中带着部队在与日本关东军作战的间隙,意外发现了在嘎呀河边的松林,有一辆日本军车,满载子弹,发动机被破坏,河边有一具日本兵的尸体,还有一张纸条,上面用日语写道:

      “亲爱的中国游击队同志们,我看到你们撒在山沟里的宣传品……很想和你们会面,但我被法西斯野兽包围走投无路,我决定自杀。我把我运来的10万发子弹赠给贵军,请你们瞄准日本法西斯军射击。祝神圣的事业早日成功!”落款是“日本员伊田助男”。

      除了传单以外,游击队本身也是宣传队,带领队伍扩大游击区也是为了招募抗日有生力量。杨靖宇将军之所以如此知名,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他走的足够广,许多村民都听过杨靖宇将军的抗日宣讲。

      1932 年秋收时,杨靖宇在磐石县第九区建立根据地时对百姓说,“我们不是土匪,我们绝对不动穷人的东西,而是为建立革命政府工作的。一旦革命政府成立,将对穷人实行平均分配”。被土匪吃光了全部收成的佃农袁德胜听了宣讲后,便加入了杨靖宇部的队伍。

      大部分的抗联战士都是接受了抗日思想后,主动加入队伍的。爱国主义的自发觉醒的时刻,爆发出的能量之大,今日的你我都难以想象。

      1936年11月21日风雪弥漫笼罩山林,抗联军官夏云杰负伤后饥寒交迫,陷入昏迷。他从昏迷中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跟战友说:“老刘,我做了一个梦,日本人被赶跑了,我俩骑着马,走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彩旗和鲜花……”说着说着,夏云杰突然悲从中来,和战友抱头痛哭,泣不成声。

      几天后,他在严寒中冻饿而死。在濒临绝境时,夏云杰做梦求的不是住处饭食,而是赶走日本侵略者。

      抗联的军歌里有歌词: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极寒的气候让人总想紧靠面前的篝火。疲劳的睡梦中,有战士翻身滚进篝火被活活烧死,这才有了这句歌词。

      关书范17岁就参加革命了,22岁因为发抗日传单被逮捕,在监狱里,他硬是扛过了日本人的严刑拷打,想办法逃了出来,重新追上了游击队。在和日本人的战斗中,关书范是全军闻名的勇将,他每次作战都冲锋在前,甚至敢孤军深入,在日军眼皮底下连夺3座县城。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勇将,却在1938年投降了。

      而且,这次日本人没有费一枪一弹,也没有抓住他严刑拷打,是他主动投降的。为什么他要投降?因为他实在撑不下去了。

      8年,对于关内的人来说,这是抗战的全部。可是对于他却是日日折磨、毫无希望的梦魇。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抗联队伍日益缩减,冰天雪地里他见证了八位女战士为了逃避敌军围堵纵深跳下冰河,那一刻他的精神崩溃了。

      关书范幻想过很多次,自己死在战场上、死在屠刀和酷刑下,但看不到头的苦日子击碎了他的血性。绝望,比任何酷刑更折磨人。最后他熬不下去了,投降了日本人。

      关书范叛变后返回营地说服战友投降,随即被逮捕控制。死前,关书范“悔悟”了,他坦白了自己出卖给日本人的情报,催促大家赶紧转移。

      周保中亲自执行了对他的枪决,他知道这位共同奋斗多年的战友的叛变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单纯看不到胜利的希望,无法忍受艰苦的环境。

      枪毙关书范的当晚,周保中在日记中用一千多字的篇幅记下了他的生平。70万字的日记,这是仅有的一段“叛徒的生平”,足见周保中的痛心。

      关书范的例子不是个例,东北抗联中有不少和日本人战斗很久的硬汉,都受不了抗联的绝望日子,选择了投降日本人。杨靖宇最得力的助手程斌带队投敌,杨靖宇的养子张秀峰携款叛逃,其实都是因为受不了这种生活。

      许多人都知道,杨靖宇牺牲后日本人在他的胃里只发现了草根树皮和棉絮。抗联战士的艰苦可见一斑。

      从现在的视角来看,当时东北的山林里到处都是宝贝。人参、鹿茸珍惜药材漫山遍野,獐狍野鹿满地乱跑,为什么抗联战士们要吃草根和树皮呢?

      冬季的东北山林,虽然食材不少,但是能有效供应给战士补充营养的食材真的不多。野菜、菌类几乎无法提供战斗所需的热量。而开枪打猎则只会暴露队伍的位置,提醒敌人来扫荡。

      与常识相悖的是,树皮反而是少数快速补充糖分的“天然食材”。但问题在于,就像纪录片里窦骁所说:很苦,真的一口都吃不下去。

      可是想要支持人一天的消耗,这样的桦树皮要吃三斤左右。如今的我们根本难以想象,连续9年把它当做日常主菜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冬季的山区,人生存的关键就是人体热量与寒冷的比拼。想要在野外御寒,就需要搭建一个避风的营地。

      水源的获取同样困难。河流基本都被冰层覆盖,直接吃雪又对人体热量消耗极大。这就需要用火化雪,想要储存供整支部队使用的水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抗联战士会使用密营储存粮食、水源、弹药和其他物资。高峰时期,东北抗联有3万余人。抗联用于存放弹药物资、做临时休息用的密营有70多个。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低矮隐蔽的小木屋,有时要驻扎数百抗联战士。里面就算贮存的物资就算都用上,可能也难以支持他们最低限度的使用。

      杨靖宇们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冒着饥饿、严寒、冻伤和敌人的反复围剿坚持了9年!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国内战事鲜有捷报。绝望的状态下如何能坚定信念抗击外敌,我属实难以想象。

      1940年冬天杨靖宇将军牺牲的时候,整个东北抗联只剩下不到1000人。之前的两年部队减员超过五分之四,仅牺牲将领就超过30位。

      于是,为了保存最后的反攻火种,东北抗联决定整体撤往苏联,重新整编为苏联红军独立步兵88旅,700余人的编制有超过五分之二是朝鲜族。而作为抗联在东北最后的火种,一些小股力量一直在小兴安岭坚持战斗到了1944年。敌后13年,一刻未曾负国!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夕,苏军发动“八月风暴”攻势。88旅作为率先回国潜入日军要塞,在苏军进攻前炸毁了日军大炮。打响了反攻的第一枪。

      1945年8月,88旅回国。在杨靖宇、赵尚志先后牺牲后,旅长周保中作为抗联极少数幸存的创始人,终于回到了祖国的东北。

      9月汇集了抗联各部,“北人民自卫军”成为了他们的新编制。这场见证了中国4亿同胞苦难的战争,从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了。

      5年后,1950年2月周保中和陈赓率领部队解放了云南昆明。作为云南人的周保中,从祖国的东北到西南,这条争取民族自由和独立的归乡路,他走了20年。

      而杨靖宇和那些同样背井离乡只为了理想就远赴东北救亡图存的东北抗联战士,永远长眠在白雪之下。

      时过境迁,我们无法知晓他们遭遇了什么样的苦难。怀着什么样的信念走完了这漫长的14年斗争之路。其实动笔整理这两篇东北抗联的稿子,出发点都是看到了《勇敢者的征程》这部纪录片。特别是看着窦骁这样的年轻人,在重走杨靖宇这条路的上发出的种种感慨,这让我开始思考该怎么面对我们的历史。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比起从故纸堆里找寻他们的感人事迹,或许切身体验一下他们当年重走的道路,才能有更深的体会吧。唯有体验才能理解,唯有理解才能铭记,唯有铭记,历史才能生根发芽,让他们的精神在我们心底里焕发新生。

      所以,推荐大家有兴趣的话看一下《勇敢者的征程》这部纪录片,比起看外国的野外求生追求单纯的刺激,这部纪录片主要就是让年轻人重走前辈道路的纪录片更具实际意义。

      不带任何食物和饮水,实打实的让年轻一代历经革命先辈历经的困难,从红军长征翻越的夹金雪山,到抗联穿越的东北密林,再到琼崖纵队传奇坚守的热带雨林。用野外求生的节目形态重塑红色主题,算是近几年很有新意的纪录性节目。

    Power by DedeCms